张小喵爱呲鱼

楼诚不拆,衍生不逆~~
美食健身心头好~~
求小伙伴勾搭~~~喵呜~~

【凌李】我一直在 10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凌远拿了自己的一套T恤短裤给李熏然当睡衣,衣服有点大了,看上去有点滑稽。

“不许笑!”李熏然故作凶狠,“去洗澡!”

“好~”凌远拖长了尾音,眼角叠起了细小的皱纹。

等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李熏然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球赛吃薯片。

“这么晚了还吃,容易消化不良。”凌远从背后拍了拍他,“去睡觉!”

李熏然恋恋不舍的关了电视嘟囔:“怎么和我妈一样。”

“嗯,我也觉得我收留了一个小孩子。”

“嘿...

点梗……?

emmmmmm
惊喜的发现300粉了

偷笑一会~mua~

有小伙伴想点梗嘛?
可能会迟些日子发……
占tag致歉~

【凌李】我一直在 09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三菜一汤挺快就上了桌。李熏然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小米蒸排骨,凌远有点紧张的看着他,感觉回到了小时候老师读考试成绩的时候。

“嗯!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来喝点汤,先暖暖胃。”

李熏然正啃着排骨,说不出来话,只能点点头以示感谢。

这一顿饭,李熏然拿出了惊人的战斗力,将饭菜吃的干干净净,就连一般晚上少吃些的凌远也被他带着多吃了半碗饭。

饭后李熏然主动请缨帮忙收拾桌子,凌远便去洗碗。

“远哥,你做饭怎么这么...

【凌李】我一直在 08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又到周五,李熏然快到八点才出了警局大门。好不容易案子全结了,他心里正盘算着去哪个烧烤摊子上浪一浪,忽然被身边的喇叭声惊了一下。

副驾驶的车窗缓缓降下来,李熏然弯着腰望去,凌远对他笑的一脸褶子(划掉)温和。

“远哥,你怎么来了?”

“病人不复诊,我只能亲自前来问诊了啊。”凌远指了指李熏然的肩膀,“伤口好了吗?”

李熏然用手隔着衣服摸了摸:“前两天忙,就在队里让队医给处理了一下了。现在好的差不多了,都结痂了。”

“不

【楼诚】段子

秋天是吃梨的好季节。

明诚手里把玩着一个梨:“这梨怎么这么大?大哥,你吃吗?”

明楼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眼皮都没抬。

“吃!”

明诚拿起水果刀开始削皮,削好后手起刀落,一个梨完美的分成两半。

“来,吃吧。”

“这梨怎么是这样的?”明楼放下报纸,看了看盘子里的半个梨,沉下脸来,“不吃了!”

“刚刚说吃的人是你,现在不吃的也是你!真难伺候!”明台在一边小声嘟囔。


“嘿,小兔崽子,反了你了!”

“好了,大姐就快回来了,动起手来不好收拾。”

明诚拿起盘子里的梨咬了一口,又把自己手里的那一半递到明楼嘴边。

“现在你吃了我的梨,我也吃了你的梨,就不算分梨了。”

明楼看着明诚满眼狡...

扰首页致歉,明早删

有没有小姐姐知道,南京,到手工资8500 ,这个待遇怎么样??
谢谢~

【凌李】我一直在 07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爱人?!

凌远刚好虚抱着李熏然,在给他缠纱布,闻言顿时感觉有点进退不得。

他轻咳了两下,迅速把纱布绕好固定住。

“赶紧穿上衣服吧,小心着凉。”

李熏然也没说话,穿好衣服盖住自己有点泛红的皮肤,顺便给了嫌疑人一个眼刀。

“我说错什么了吗??”

“是!”李熏然在心里默默喊了一句。

他叹口气,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审审看。

“你跟那个伤者是恋人关系?”

“你也可以说成夫夫关系。”

李熏然被他的直白噎了一下:“你们倒是很勇敢就公...

【凌李】我一直在 06

前文 01 02 03 04 05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李熏然本来睡得就浅,被韦天舒一吵也是醒了过来。

他揉着眼睛坐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门口的人。

“远哥,你们有事先忙,我去病房门口看看。”

“等等,先去洗把脸。”

冷水扑在脸上才让李熏然的脑子清明过来,他不禁有点懊恼自己刚刚是干了什么。

在别人办公室睡着,还被看见了??

等会。

又不是被捉奸?

我怕什么被看见??

做足了心理建设的李警官顶着满脸的水迹走出洗漱间,又被凌远又指着回去拿干毛巾擦干了水,这才逃了出来。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

【蔺靖】段子

“大水牛!”

飞流从外面窜进来,神色慌张。

“怎么啦?”

萧景琰看着奏折,头都没抬。

“外面!好大一片!白色的!”

“白色的?”

“说起来,今天是霜降吧。”

梅长苏在炉子边烘着手,似乎还未醒透。

萧景琰停下笔算了算:“的确。等会让人摘些柿子来吃吧。”

“好啊。飞流,想不想吃柿子啊?”

“嗯!要吃的!”


“砰!”

“什么声音?”萧景琰放下了笔,一脸警戒

“好像是从上面传来的。”梅长苏索性躺倒,看向屋顶的瓦片。

“飞流,诶,飞流呢?”

飞流从门上倒挂了下来。

“白色,好大一片,落到屋顶上!”

萧景琰反应了一会,怒。

“蔺晨,你下次要是再不走门,我就让列战英给...

今天没文

在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歇一歇,逃避一会儿现实。


最近一直消沉

秋招已经快进入尾声了,一个offer都没有

上周三去南京面试,一家挺大的私企

跟面试官聊得很好,都谈了薪资了

但到现在也没给通知

说一周给通知的,但是就是着急


中午跟我妈关于毕业去向又又又谈崩了

我想去私企,家里坚持要去国企

觉得自己也没想清楚


丧了一下午,忽然下周日不要上课了

又开心了


十点四十七了,早睡早起

晚安

1 / 6

© 张小喵爱呲鱼 | Powered by LOFTER